毒骨生花

想飞的鱼z

首页 >> 毒骨生花 >> 毒骨生花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以契为证 特别案件调查局 在逃生游戏里谈恋爱 温柔的煞气 我的闺蜜是妖仙 我只是走了个神 刑事技术档案 引香诡话 重叠的盖亚世界 她不仅崩游戏
毒骨生花 想飞的鱼z - 毒骨生花全文阅读 - 毒骨生花txt下载 - 毒骨生花最新章节 -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 []

106、大结局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我惊愕的看着墓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在我的注视之下,那墓碑忽然从中间裂了开来,一直裂到了底,然后祖坟整个地面开始晃动,幅度越来越大。

这样的突发状况让我一下子懵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狐族的祖坟选址在这里,肯定是看好了的,不可能会建立在什么地壳运动频繁的地方,所以,这样的震动是极其不寻常的。

并且,我几乎是能确定,祖坟的问题,就出在胡允熙这座坟墓上。

如果祖坟出事,这事情就大条了,这可是关乎到整个狐族生死存亡的大事。

胡定棠之前就说过,近期一段时间,是狐族最敏感最脆弱的时期,很可能会发生这样那样的动乱,毕竟狐族这块肥肉谁要是能拿下,可都是不容小觑的。

我当时也想不了那么多了,绕过墓碑就朝着后面的坟堆跪下去,双手直接就开挖。

胡允熙的坟是今天下午刚堆好的,还没有圆坟,土质也没有那么紧实,但仅凭我一双手,挖起来难度还是比较大。

可是这种时候,我要是往外跑去找帮手,很可能再回来,一切就都迟了,所以我只能拼命的挖。

地面晃动的越来越厉害,而我的手挖着挖着,竟然越来越红,我抬起双手,看着满是泥渍的双手上,竟然殷红殷红的,那分明都是血迹。

血坟?

在我印象里,会出现血坟这种东西,一般都是尸体变异了,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结果,可胡允熙刚埋下去不久,就算尸骨变异,也没这么快吧?

再说,血坟一般都是有腐蚀性的,我的手还好端端的在那儿。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我疑惑重重的时候,一群人冲了进来,为首的不是胡定棠又是谁?

“小九儿,你在干什么!”胡定棠冲了过来,一把拽起我的手说道。

我指着坟道:“胡允熙的坟有问题,我确定。”

“有问题不知道回来找我吗?”胡定棠撩起袍角帮我将两只手上的脏东西开干净,而同一时间,他带来的人已经用工具挖坟了。

胡允之竟然也撑着身体跟了过来。

胡定棠冷着脸,看着我有些磨破皮的手指尖,抱怨道:“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要这么独立?无论发生什么,请你先想到我这个靠山,让我来帮你,行吗?”

“我知道我该跟你说一声,但是我来这里之前,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解释道,“但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坟有问题。”

胡定棠拉着我的手站在一边,看着那些人将新坟挖开,最后一铲子铲到棺材的时候,一声闷响,紧接着,棺材里面竟然也发出了闷闷的响声。

“棺材里面有活物!”胡允之说道。

所有人的脸色全都跟着变得凝重起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说道:“你们看到了吗,棺钉竟然被人起过了,但是棺盖却盖的很严实,刚才一铲子都没撼动它半分。”

也就是说,胡允熙下葬之后,是有人来过祖坟的,并且打开了棺盖,也不知道做了什么手脚,才导致了如今这些异象。

但是谁也不确定,这异象到底预示着些什么。

“搜。”胡定棠吩咐道,“翻遍祖坟的任何一个犄角旮旯,一定要找到线索。”

大家立刻四下分散开来,各自寻找去了。

胡允之身体还很不好,又看到胡允熙的坟变成了这样,明显有些支撑不住,胡定棠松开我,过去将他扶住,宽慰道:“允之,你先别着急,弄清楚一切再说。”

胡允之摇头:“我没事,你们忙你们的,不用管我。”

我也走过去,看着那棺材,听着里面一声一声极其微弱的声响,问道:“胡定棠,开棺吗?”

“开,必定是要开的,只是,我还不确定里面会是什么,这里是祖坟,不能冲动的乱开。”胡定棠说道。

我点头:“但不管开与不开,都能确定,大事不好了,这里是祖坟,新坟见了血,预示着很多不好的兆头,这对祖坟风水的影响太大了,如果不能尽快处理好,我怕是狐族会有大难。”

胡定棠和胡允之的脸色都很难看,其实到了这个时候,大家的心里面是有所猜测的,这事儿,与胡连城绝对撇不开关系。

我们没有等太长的时间,很快,便有人发现了线索:“三爷,六爷,老族长的坟也有问题。”

我们同时一惊,因为老族长的坟,就是胡卿安的坟。

狐族历代族长的坟都是在活着的时候便已经准备好了的,毕竟身份地位在那里,所有族长是合葬在一个大墓群里面的,占据着祖坟之中最好的位置。

但是胡卿安死的突然,再加上最近一段时间的动乱,他的骨灰还与胡定乾的,一起被胡定棠埋在院子角落里,毕竟族长下葬,不可能草草了事,得选黄道吉日,再将他的骨灰移到祖坟里面来。

既然胡卿安目前还没葬在坟穴里,那坟穴里面又怎么会有东西呢?

“三爷,挖还是不挖?”为首的那人叫胡品贤,本就是胡定棠堂口里面的一个得力干将,如今胡定棠得势,他也得到重用,调回老宅里面来了。

胡定棠犹豫了,虽然胡卿安没有葬进来,但这是主墓群,挖自己老祖宗的坟,这是大逆不道。

但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不弄清楚里面封了什么,也不是办法。

最后,胡定棠坚定道:“从侧面打洞,先探探虚实。”

胡品贤立刻执行。

他们动作很快,洞口被打开,胡品贤并没有指派别人,自己直接伸头进洞里看了一眼。

这一看,他大叫道:“尸体!是……”

胡品贤站起身来,看了一眼胡允之,欲言又止道。

“是我父亲的尸体吗?”胡允之已经猜到了,痛心疾首道,“拉出来,鞭尸!”

这是族规,凡是对狐族族长已经老祖宗们有大逆不道之举之人,活着要受八百鞭刑,就算是死了,也是要拖出来鞭尸的。

胡连城死了,却在临死之前,潜进了胡卿安的墓穴,自己钻了进去,意思再明确不过了,族长之位,一直是他所觊觎的,就算是死了,也要得到。

我赶紧问道:“里面除了尸体,还有别的什么东西吗?”

胡允熙的孩子是被胡连城掳走的,难道他带着孩子一起死了?

胡品贤摇头:“除了尸体,什么都没有。”

这就怪了。

猛然间我想到了什么,拔腿就朝着胡允熙的坟穴跑去,孩子很有可能就在棺材里面。

胡连城死了,尸体进了胡卿安的坟穴,却将那孩子放入了胡允熙的棺材之中,不断的有血从胡允熙的棺材里面溢出来,这一切的一切,我一下子全明白了。

胡连城是在利用子母血,试图毁了整个狐族。

我已经有些不敢去看棺材里的景象了,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你不想面对,就可以不去做的。

我喊道:“胡定棠,开棺!”

“你确定?”胡定棠问我。

我万分确定:“待会不管看到什么,大家都不要慌,时刻做好应付攻击的准备,胡允之,你出去吧。”

胡允之皱了皱眉头,想说什么,但是也知道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打斗,只得点点头说道:“我就在外面,有事第一时间叫我。”

棺盖很难打开,八根撬棍抵在棺盖的边缘,胡品贤他们耗费了很大的法力,才堪堪将棺盖撬开了一个缝隙,顿时,一股浓烈的血气从缝隙里面钻出来,胡定棠趁势一道掌气拍过去,整个棺盖轰咚一声掀了开来,露出里面的情景。

即便在场的大部分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也都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胡允熙安静的躺在棺材里,腹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什么东西剖开了,整个身子汪在血水里面,黑红黑红的,而在翻开的皮肉里,躺着一个被绑的结结实实的婴儿。

那婴儿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脖子以下全都埋在血水里,只有头和脚露在上面,嘴上封着一张黄色的封条,封条上面画着我从未见过的符文。

果然跟我想象的差不了多少。

“子母血。”胡定棠也看出来了,“胡连城这是想用这个孩子的死,勾起允熙最大的怨念,母子血脉相容,怨气冲天,冲撞了祖坟的功德,以致于彻底毁灭祖坟,毁灭整个狐族。”

“他是死也要拉上整个狐族为他垫背啊!”

“关键就在于,这孩子死没死。”我说道,“我们刚挖出棺材的时候,还听到了响动,或许……”

“我来!”我的话还没说完,胡品贤便一捋袖子一手抓住了婴儿露在血水之外的小脚。

那对小脚乌紫乌紫的,被胡品贤的大手一手握住,我张嘴便喊道:“不要。”

可还是晚了,胡品贤已经一把将婴儿从血水里面拎了起来,另一只手同时朝着婴儿的鼻子下面探去。

就在婴儿脱离血水的那一刻,嘴上贴着的那道黄符无火自燃,瞬间消失,紧接着,婴儿两眼之间的第三只眼睛猛地睁开,本来只有黑漆漆的眼珠子的眼睛,此刻血红一片。

嘴里面的四颗尖牙瞬间变长,一张嘴便咬住了胡品贤伸过去探鼻息的手指,胡品贤张嘴痛呼,想要甩掉那婴儿,可是尖牙早已经陷入到皮肉里面,哪是那么好甩掉的。

更可怕的是,本来安详的躺在棺材里的胡允熙,也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同样血红血红的,我想都没想,一把拉着胡品贤的手,将他的手连同那婴儿重新塞进胡允熙的肚子里面去。

婴儿回归,胡允熙闭上了眼睛,可是没有了那道黄符,婴儿却不能恢复原样,胡品贤痛的龇牙咧嘴的,我们全都六神无主,根本无从下手。

最后,胡品贤喊道:“三爷,剁了我的手保我的命!”

这是一个办法,但是未免也太残忍,并且我们不确定尸气是否已经侵入他的整个臂膀,如果严重了,砍手臂也是没用的。

“难道只有这条路可走了吗?”胡定棠低声说道,眉头皱的紧紧的,拳头握着,我知道,他随时在准备着。

今天一天,雨就没停歇过,此刻,外面忽然又电闪雷鸣,整个祖坟都在震动。

惊雷声一响,婴儿便又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两只小手小脚在不停的踢踏着。

孩子还活着,此刻已经可以确定,但是它身体里与生俱来的怨念之气被激发了,只有将这股怨念之气解除,她才能真正的活下来。

这孩子就是胡允熙的命,是胡允熙离世前最后的牵挂,如今子母血连接着她们母女,牵一发而动全身。

最关键的是,这个局设在了祖坟里,这是最致命的。

谁也不敢轻举妄动,胡定棠盯着胡品贤的手,咬紧牙关,似乎也就只有斩断胡品贤这条膀子这唯一一条路可选了。

就在这个时候,守在外面的胡允之走了进来,手里握着一把铜钱剑,迅速的朝着棺材靠近过去,将铜钱剑架在了胡允熙的脖子上。

“允之,不要冲动。”胡定棠说道。

胡允之很冷静的说道:“三哥,允熙已经死了,现在作乱的不是允熙,是恶魔,我不能让她死了还不得安宁,还成为狐族的罪人。”

“这把铜钱剑是我从宝器阁里面抢出来的,剑下斩过无数妖魔鬼怪,法力雄厚,相信我,一切都该结束了。”

胡允之说着,手起剑落,一道黑气腾起,胡允熙的尸体慢慢的化成了以往血水。

可这边,婴儿狂叫着咬断了胡品贤的一根手指,腾地一下跳起,那只血色眼睛迸射处骇人的寒光,再一个弹跳,已经落在了另一个人的背后,一口咬在了那人的后脖颈上。

胡允之挥舞着铜钱剑冲了上去,胡定棠手中凝聚真气,也跟着拍了过去,祖坟里面所有人将那婴孩围在了中间。

我也一起冲了过去,眼看着胡定棠手中的真气拍出,那婴儿又是一个弹跳躲了开去,特别灵活,你身形,哪像是一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婴儿啊,分明就是修炼依旧的老狐狸一般。

就在她跳起的同时,胡允之手中的铜钱剑刺了过去,婴儿躲开了胡定棠的掌气,可是一转头,却没能顺利躲过铜钱剑。

铜钱剑擦着她的脸颊飞了过去,狠狠的钉在了不远处的一块墓碑上,婴儿嚎哭着又朝着胡允之扑了过去。

胡允之却没有躲,直挺挺的站在那儿,视死如归。

他想用自己的身躯挡住那婴儿,再想办法困住她,好让我们有下手的机会,而那婴儿的怨念之气太重了,一口便咬住了胡允之的右边肩膀。

那四颗尖牙透着森然的光,插入胡允之的皮肉之中,不停的吸食着他的精血,而胡允之也够血腥,一手按住婴儿的后背,咬着牙说道:“三哥,铜钱剑!”

胡定棠没动,说道:“允之,你太冲动了,这孩子还活着,我们不能自行定她生死的,你不懂吗?”

胡定棠到底要镇定的多,这孩子虽然被怨念之气缠身,但她的命格毕竟是狐族下一任圣女,我们要是了结了她的命,很可能会遭天谴,到时候狐族一样要面临大劫难。

这就是一个困局,是胡连城留给我们最后一手,而这一手高明的让我们现在没办法破局了。

胡品贤却一把扯下了铜钱剑,握在手中恶狠狠的说道:“有天谴就冲着我来吧。”

胡定棠一把握住他的手腕,吼道:“别添乱!”

“小九,过去抱抱那孩子。”

就在我也六神无主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的耳畔响起,我顿时转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可是什么都没看到。

可刚才,我明明听见是我母亲的声音。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幻听了,还是真的,但我再去看那婴儿的时候,没来由的心里一软。

胡允熙当初将孩子托付给我的时候是怎么说的?

她让我要像对亲生骨肉一样对待她,如果现在咬着胡允之的是我生下的孩子,我会怎样?

我想,即便她是恶魔,我也愿意以身犯险,试图用自己的爱感化她吧?

所以,我没有过多的犹豫,抬脚要往前走,胡定棠又伸手来拉我:“小九儿,你干什么?”

我冲他笑了笑,说道:“没关系的,胡定棠,让我试试。”

胡定棠不愿松手,我一点一点的将他的手指掰开,然后走过去,伸手摸了摸那婴儿满身是血的小脑袋,柔声说道:“孩子,松开嘴好吗?母亲带你回家。”

那只血红色的眼睛盯着我,却没有松嘴,我继续说道:“以后,我就是你的母亲,疼你爱你,别的孩子有的,你一样会有,别的孩子没有的,只要你想要,母亲也一样会尽力给你,母亲会尽力让你做整个狐族最幸福的孩子。”

“听话,松开嘴,那是你的舅舅啊,他也会疼你爱你的。”

……

我一直柔声细语的向她灌输爱意,试图感化她,最终伸出双手,想要将她抱到怀里来。

她一开始只是盯着我,就在我将她抱起的时候,她忽然就松开了咬着胡允之的嘴,张牙舞爪的冲着我而来。

她腾地一下从我手中跳起,然后猛地回落,张开嘴就要来咬我的脖子,我下意识的伸出右手去挡。

那一刻,我听到众人慌乱的呼叫声,以及胡定棠叫我名字的声音,但预期的疼痛没有传来,一道红色的光笼罩在了我和那婴儿的全身。

等我再朝着她看去,就看到她的整个身体笼罩在那层红光中,在不停的扭曲、挣扎,而光,是从我右手中指上套着的扳指上散发出来的。

自从禁地那一战之后,这颗扳指就再也没有什么动静了,我以为是我内力消耗过多,暂时无法再启动它了,却没想到在这一刻,它自己却亮了起来。

婴儿痛苦的嚎哭声响了很久很久,一道黑影从她的身体中慢慢的剥离开来,直到扳指上的红光渐渐弱了下去,婴儿的身体也跟着往下落,我眼疾手快的将她接住。

红光消失,她眉间的那只眼睛也跟着消失不见,嘴里的尖牙脱落,整个身体上的戾气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紧接着,她的身体在我的怀中开始抽搐,张着小嘴不停的干呕,直到一只血淋淋的裹着黑色毛发的珠子从她的嘴里吐出来,她才安静了下来,沉沉的睡了过去。

有人拨了拨那珠子,惊骇大叫:“是一只眼珠子。”

“应该是她哥哥的吧?”我这个时候已经彻底平静了下来,“她在母胎里面就开始跟她哥哥争夺领地,她哥哥的怨念之气集聚在了这只眼珠子上,控制了她,做了回击。”

“雨停了。”有人说道。

大家一窝蜂的朝着祖坟外面跑去,果然,雨停了,月色笼罩下来,狐族,终于重归平静。

我抱着沉沉睡去,小脸粉扑扑的女婴,将中指上的扳指摘下,放在她的心口:“这是母亲给你的见面礼,希望你喜欢。”

胡定棠也走过来,犹豫着伸手点了点女婴透出健康色的脸颊,说道:“小九儿,她的命是你救的,你给她取个名字吧?”

“就叫念熙吧。”我说道,“从今以后,她只有我们这一对亲生父母,不会知道她真正的生母是谁,但允熙生下她不容易,总得在孩子身上为她留点念想。”

胡定棠点头:“好,就叫念熙,小九儿,狐族终于平定了,生活即将走上正轨,你是不是也该为念熙添个弟弟妹妹作伴了?”

我狠狠瞪了胡定棠一眼,转而两人相视而笑。

雨后初晴,一切都会跟着好起来的。

全书完

《毒骨生花》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溜达读书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溜达读书!

喜欢毒骨生花请大家收藏:(m.liudadushu.com)毒骨生花溜达读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异客询仙记 田园小花仙[快穿] 网游之一梦江湖 通幽大圣 将军夫人养成记 大唐之最高检查官 至尊小神农 我靠科技种田兴家 穿越农家之妃惹王爷 云阳祖师 穿越之天后巨星 三界血歌 神域 大明铁捕 前浪 宅宫日常 最强反套路系统 网游之最强传说 哈利波特之圣杯系统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经典收藏 她不仅崩游戏 苏莲花你够了 冥公子 穿进了对家X我的同人文 刑事技术档案 这家古董有妖气 我只是走了个神 温柔的煞气 以契为证 枕边异灵 阎王大人行行好 悬情蜜爱之暖妻神探 临界 我的鬼神郎君 重生之天眼女宗师 毒骨生花 被迫成名的小说家 无法预计 愿予 水生石之物极必反
最近更新 我只是走了个神 悬情蜜爱之暖妻神探 无法预计 神捕大人又打脸了 迷案追击 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 拼心少女 死去的未婚妻回来了 冥公子 破云 水生石之物极必反 引香诡话 死亡万花筒 温柔的煞气 诡婳之说 我敷衍驱鬼好些年 无戮游戏 我从仓鼠变成了雄狮[无限流] 她不仅崩游戏 重叠的盖亚世界
毒骨生花 想飞的鱼z - 毒骨生花txt下载 - 毒骨生花最新章节 - 毒骨生花全文阅读 - 好看的鬼怪灵异小说